清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再见暴走团的抱抱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4:33 阅读: 来源:清漆厂家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能够永远陪着自己,所有的别人,始终都是别人。

简简单:大学里有很多这样的感情,无缘而起无疾而终。你是不是也遇到过这样一个男生?他温暖了你曾经的寂寞,但是最终却在你生命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等下次你再寂寞的时候,你才终于发现,他并不能温暖你很久,能够永远陪着自己的,只有自己。

1.

吴明达在手机的那头对我咆哮,在三公里之外我都能想象出他青筋暴凸唾沫纷飞手舞足蹈的样子,他说木木子,你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到,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十几个人在等你?

木木子是我在暴走团的ID,我入团三个月,参加活动六次,这是我第五次迟到。吴明达是组长,他恼火是应该的。可我也没有办法,上课的同时做好几个兼职,要不然我哪来这些闲钱跟他们去游山玩水,哪有钱喝咖啡穿Zara,哪有钱买书买碟看电影?

我穿着高跟鞋从地铁一路跑到火车站门口的集合地,只有吴明达一个人。他气得鼻孔放大,我不等他开口,做出赔罪和出发的姿势。他倒也没有说什么,因为,还有五分钟火车就开了,而我们还在站外。

我跟吴明达前脚踏进车厢,后脚车门就关上了。我对吴明达伸了伸舌头,从包里翻出运动鞋和牛仔裤,当着他的面,三下五除二搞定。吴明达苦笑,你这女人可真是够了。

南京话里面,够了的意思很多。但是吴明达想要表达的,应该是无药可救。

那又怎么样呢?我不以为然,ID叫抱抱熊的男人,才真是够了。

那一次具体去的是什么地方我都有些想不起来了。总之回来下火车之后吴明达把我拉到一边,“我的姑奶奶,求求你了,下次您老人家高抬贵手,不要再报我的团了,我要被你搞出神经病来了。”

我冲他笑,点头,好。

就在这时,我那个不大却有点重的包忽然不争气地断了一根带子。吴明达两眼一翻,装没看见,但没走几步,他又回来了,“算了,算我倒霉,我先送你回去,真够折腾的。”

我说不用了。我是真心的,他的表情是真的烦躁跟厌恶,我还没有脸皮厚到不会察言观色的地步。

但他还是坚持,说善始善终。

吴明达将我的包用绳子系好,绑在他的包上。我跟在他旁边,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这么沉默着走了好一会儿,吴明达说,“以后像这样的场合不能背这种包,你们这些女生,到哪儿都想着要漂亮,漂亮顶个毛,下次买个结实点的。”

我说不需要了啊。

吴明达停下来,很凶恶地说,“我发现你怎么这么不通人性呢!”

我也停下来,“不是你说让我下次再也不要报你的团了吗?”

吴明达嘴巴微张,想说什么又觉得无话可说的样子。

2.

从那次之后,我真的没有再去参加吴明达的暴走团。一是因为要考试了,加了一些课时;二是陆友彬不让我去。他说参加活动的那些人都是寂寞得无聊,自己找气受,找苦吃,有时间还不如在家睡觉看电影吃饭来得惬意一些。

我想陆友彬应该是不寂寞的,他的内心一定被现在的生活填得满满的,比如上课、玩网络游戏、去棋牌室、打篮球、泡吧……总之这些活动里面我只占了比上课更少的比例。作为女朋友,我应该检讨和警醒。

我辞掉了一份兼职,这样可以多出一点时间跟陆友彬在一起,偶尔陪他去网吧玩通宵,他们七八个男生一起玩得兴高采烈,我无聊得紧,有时候碰到吴明达在QQ上,就像遇到救星一样,插科打诨消磨时间。

吴明达说两个人在一起,就要相互包容一点嘛,相信他以后也会陪你逛街吃饭旅行啊!

我想想也是。在百无聊赖地带着耳机听歌的网吧的深夜,吴明达抱抱熊的头像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娘了,还觉得蛮可爱的,带着一点点渗透人心的温暖。

我决定听吴明达的建议,辞掉了所有的兼职,跟着陆友彬到处打发人生。陆友彬开始有些不太习惯,后来变成劝我自己去玩,再后来他急眼了,不让我天天跟着他。

陆友彬说林子艾,咱们都冷静一下吧,我们各自用一段时间,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然后再看,是不是可以适应。你看,你喜欢折腾自己,那这段时间你就去散散心,好不好?

我在学校拉了铁丝网的篮球场外哭得昏天黑地,我已早知道陆友彬有了别人,他这是要把我支走,好去陪那个女孩。我不想拆穿他,是想勉强维持自尊,或者心存侥幸,觉得他玩够了就一定会回来。

我在QQ上找吴明达,这一次是去皖南。同行的都是情侣,只有我和他是单身。这是我头一次主动没有迟到,起了个大早,心里是淡淡的落寞和恨恨的欣喜,还有一点点说不上来的期待,我是在期待与吴明达发生点什么,还是什么?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顺其自然。

和吴明达住一个房间,是我要求的,并不是没有办法。偶像剧里那种偶然基本上不存在,男女不得不共处一室的多数原因不是其中有一个犯贱,就是两个都犯贱。

这次犯贱的是我。

我靠在床头,听着吴明达在浴室洗澡的声音,心里一阵一阵的涟漪。我忧伤得想哭,不晓得陆友彬跟他的新欢,是不是也正在经历这样的事情,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是和衣而睡一起看电视谈人生谈理想,还是热情洋溢地拥抱互啃干柴烈火?

当然是后者。想也不用想。

我还是哭了。吴明达出来了很久,就站在厕所门口饶有兴味地看着我,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你也有今天啊,你这样的性格注定是要吃苦头的!

那个晚上吴明达给我讲了很多道理,一边讲一边不停地换台,后来突然不换了,说就看这个吧,《黎明之前》,挺好看的,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大悲,你这算个屁。

我再想跟他说点什么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我走到他的床边去碰碰他,他也没有醒。于是我自己进去洗澡,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出来后他还是睡得香甜,我趴在他的床沿上看他熟睡的脸,无限的失望与轻松在心里交织。

我想,他是对我没有兴趣,我也不是什么天仙美女,像吴明达这样的人,带了那么多队伍,总该有几个能看上的吧,普通如我,恶劣如我,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

是我自己想多了。我看了一晚上的电视剧,那个男主角很有味道,看到后来,我也睡着了。

3.

从皖南回来之后,我没有去找陆友彬,他偶尔有短信发给我,问我怎么样,我说很好,一切如常。我也问他怎样,他说林子艾,我们真的要分开吗?

可不就是分开了。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要大吵大闹让陆友彬跟那个姑娘付出代价。可是现在,我心里的冲动都已经淡化了。马上要毕业了,没什么大不了,什么都会过去的。

毕业旅行是吴明达为好几个毕业生策划的,其中包括我。六月的夜,我们住帐篷,我跟吴明达住同一个。从上次的那个晚上之后,我把他当成了姐妹,有时候嘲笑他是同性恋,从他抱抱熊的网名,他的火暴脾气,他对别人奶妈一样的关爱,以及那次的无动于衷,都是我怀疑的对象。

他常常急眼,说自己有过女朋友的,不过分手啦,没遇见合适的而已。

六月的乡村,到处散发着泥土和青草的香味,还有热热的暖风吹在脸上,心神荡漾。吴明达说你知道吗,那晚我给自己下了药,我一直失眠,经常要靠安眠药来帮助睡眠,那晚我早早吃了药,怕自己会忍不住。说完他就笑了,笑得头都仰了起来,一直仰到平躺下来,声音被燥热的夜吞没了。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假装很豁达的样子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一记,我说我还当你有毛病呢,这下好了,不用担心娶不到老婆了。

我继续说吴明达,你只知道我叫木木子,却还不知道我的真名字。说完这句话,我自己笑了。其实,我们这样的分别太过平常,如果就这样离开了,谁还记得谁?

吴明达没有说话,但我知道他一定听见了。因为在我离开这座城市去上海之后,他的小组里面有一个帖子,标题就是:再见,暴走团的抱抱熊。

抱抱熊说,是写给一个总是迟到的女孩子的。

而他,盘下了一个老驴在西藏的客栈。他早就知道,他的人生,是我无法参与的。

对于过客,只有再见而已。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