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气中毒后的12小时[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9:50 阅读: 来源:清漆厂家

田小禾,你敢不敢再懦弱点!田小禾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却关上了门窗,她抱着小狗点点亲了又亲,还是打开门,把它塞进隔壁家的后院,“再见了,点点,来生我们再相遇吧。”她清空了邮箱,倒了垃圾,剪断了电话线,然后拿出胶带和保险膜将门窗都密封好,穿上她最喜欢的裙子,还画了一个淡妆。画眼线时手不停的抖,好几次画错,眼泪也慢慢的流出来,在苍白脸上拖出黑色的线条。她静静的哭了一会,然后去厨房打开煤气阀门,躺在床上不动了。

现在是零点,她本来是准备了安眠药的,但她改变了主意:她想要清醒的离开这个世界。

零点30分,头开始疼,她想起了父母,她当初吵闹着来到这个世界,没有想过父母是不是欢迎自己,还好,他们很喜欢她,父亲总是把她架在肩膀上,“看,小禾长的多高!”母亲这时从厨房里探出头微笑:“把孩子放下,上一天班,不累吗?”“我陪我女儿,有什么累的”

“吱…砰——”

刺耳的刹车声。她还小,不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睡着不说话。听见舅舅和大伯在吵架“凭什么让我养?孩子跟你们姓不是吗?”“我们家根本不愿意娶她妈,是她妈非要死皮赖脸跟着我弟弟……”后来舅舅一脸铁青的带她回了家,舅妈当时在和表弟玩,看到她也脸色不好。

后来,她被送到了寄宿学校。那时候,她就知道了,她只有自己属于自己。

零点40分,头疼加剧,脑海中的事情也发生的飞快,班里娇滴滴的小公主东西丢了,大家一致要求要查她的书包,“我就说一遍,我没偷!你们要是敢翻我的书包,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别怪我没警告你们”,最后她用裁纸刀在班花的胳膊上开了条口子。她突然发现,原来伤害别人,比保护自己不被伤害要容易得多。

1点整。煤气的味道充斥了房间,她觉得手脚都软绵绵的,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高中时,她已经是出了名的小混混了,没人敢欺负她,也不去上课了,学校也不管。每天照例在小巷子里收生活费,一天她看到班里的好学生进了巷子。她不想抢他,一是心里没有底,二是她不讨厌他。她闭上了眼睛,双手抱胸靠在墙上等他过去,却感觉到有人在靠近她,本能的出手一手抓住对方手腕,一手成拳,却被人反锁住,压在墙上,“田小禾,回学校学习去吧,我养你。”他是江夏。他一句话打动了她。“你并没有你表现的那么不在乎一切,你只是从来没得到过你想要的,那为什么不试试。”

1点30。开始出现呕吐感。这种感觉和她做数学题时的感觉一样,她并不是个有天赋的人,数学学的一塌糊涂,可是江夏想让她和他去同一个学校,那就努力喽。“喂,命题这怎么这么难!”她扔掉笔抱怨,江夏笑着拿过她的作业本“哪里不会?”“这个命题,我头都要炸了。”他看了一眼就温柔的凝视着她,亲了亲她的脸说“一点都不难,你就是我的有且仅有。”

她突然爱上了数学。

学渣和学霸考上了同一个学校,这则消息把班里的同学炸的天雷滚滚,她抬起头微笑着接受他们或怀疑或羡慕的眼光。毕业后他们结婚了,一切都幸福的水到渠成,他们还养了一条小狗,叫点点,江夏说幸福是从点点滴滴开始的。田小禾搂着江夏,“江夏,你是我生命里唯一的亮。”

可是这亮光突然被熄灭了,江夏走了。

今天,当年的闹剧仿佛重演了,公司的重要文件丢失,经理秘书一口咬定只看见她进了经理办公室。她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勇气。原来被人好好呵护的人,会变得很软弱。

田小禾,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了工作,她想:如果,我要这样活下去,那死反而更好。

孤独的人自杀非常容易,因为她没有什么牵挂的东西。

3点整,田小禾已经陷入昏迷。

“砰砰砰,开门,小禾,你干嘛呢?开门,我没带钥匙。”是江夏,怎么可能,她挣扎着爬起来,看见镜中的自己嘴唇诡异的红。“嗵”的一声,门被踢开,新鲜空气涌来,江夏一进门就扯掉窗子上的胶带,打开窗子,关掉煤气就把半死不活的田小禾抱起来往楼下跑,田小禾看着江夏的脸还是不相信,“你,你回来啦!”“说什么呢,我们快去医院。”田小禾摸摸他额角的汗,是他。她猛的紧紧抱住他。“我不去医院。”“说什么胡话!”“真的,不去医院,你抱我到楼下小花园坐坐吧。”

田小禾拉着江夏的手,眼睛笑的弯弯和月牙似的,江夏看她好像没事,也就不再坚持,“夏,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江夏捏捏她的脸“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走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好啊好啊,你说的永远在一起。”

“小禾,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吗?是你来转学来我们学校第一天,”“那么早?”对就是那么早。

那天刚刚是个艳阳天,政治老师的声音催人入眠,饶是他这个好学生也听不进去,他看到窗外的路上蹲着一个女孩子,她看着路面不知道在说什么,过了一会捡起地上的什么东西放进了草丛。然后她就出现在他的班级。开场白冷冰冰的,仿佛不会笑,但仍然很漂亮。

下课后他去草丛里看了一下才明白了,前几天下了雨,好多蚯蚓都爬到路面上来,今天太阳有些毒,它们都快晒死了。联想到田小禾的传闻,他不相信,一个这么善良的女孩子会是混混。可了解她后,他知道,这是她想要保护自己活下去的方式,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疼占据机制上风。他想,田小禾,我来保护你吧。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很自私。 江夏抱起田小禾又往楼上走,田小禾慌了,“你干什么呢,夏,煤气没熏死我倒把你熏白痴了?”江夏不说话,只管上楼,他把田小禾放在床上,深情的看着她“对不起,小禾,我只是太想你了,我爱你,可你不要再来找我,短期内我不想见到你。”“为什么,喂!”

田小禾看到江夏头也不回的走了,为什么,说好的在一起呢?

5点整 “病人还有意识,快给氧,转医院高压氧仓室”“静脉输液50%葡萄糖再加500豪克维生素C 。”

7点整,田小禾看到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脑海中浮现了江夏最后的话,小禾,未来一个人也别怕,我知道你可以,我会在天堂为你祝福的,不要再干傻事,我们约定60年,60年后,我再来接你。

邻居在门外和医生说着话“哎呀,要不是点点一直叫,我还不知道……这傻丫头!……”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