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鲍知州二断灰阑案[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7:04 阅读: 来源:清漆厂家

????元大德年间,绛州知州鲍臻在自家的府衙内边悠闲地哼着小曲,边细细品着小酒。他不时地摇头晃脑,唱至动情之处,还不忘啧啧赞叹一番。让一六品大员如此钟爱,以至于成日地哼唱的,其实便是最近新流行起来的北曲《包待制智勘灰阑记》。

????鲍臻如此钟爱这曲不是没有道理的。一来这是平阳七大家李行道的新作,不仅语言动人,人物更是至情至性。二来则是因为与自己名字有几分相似,又极为尊崇的包公的缘故。鲍臻不仅名字和“包拯”类似,并且还从小就仰慕包公,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像包公一样明辨是非,主持公正,成为一代“青天”。正是如此,他才会寒窗苦读,勤奋刻苦,在而立之年坐上了绛州这一中州知州的位置。知其所好的人都追捧尊称他为“鲍公”,他听了自是十分受用。

????正当他独自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之中的时候,辅佐州尹张大人禀告,有一下县豪绅马员外家有一民事案子急需鲍公受理。

????“区区一个下县的民事案子,该县的县尹怎么不受理,怎的劳动我这个六品知州?”鲍公平白被人打断了雅兴,有些不太乐意,出口责问道。

????“大人有所不知。”张大人回道:“年前当地的豪绅马员外暴毙家中,徒留一不到周岁的男婴,大浑家周氏将其抚养至今。只是不知怎的,数日前,马员外的小妾柳氏却状告其主母周氏抢夺她的亲生孩儿,还将其驱逐出府。此案由于涉及到当地名门望族的承嗣关系,多方人马皆暗中使力,故当地县尹不敢轻易判决,特意敢请知州大人亲自受理。知州大人是‘包青天’再世,明察秋毫,定能将这二妇争子案勘个水落石出。”

????好家伙,这不是活生生的一出《包待制智堪灰阑记》吗!?鲍公听闻自己有机会能真真正正地做一回“包青天”,自是心里乐开了花,当下说道:“倒是你们无用,如此简单的案子,自是手到擒来。本官就审审这个案子吧!”

????说罢,鲍公便起身准备,半当中也不忘让人在府衙前的草地上用灰阑画上一个半径一尺的大圈。

????“威武——”

????“啪——”惊堂木一拍,全场肃然。鲍公望着底下跪着的两位妇人,说道:“本官已获悉案情,你们二人既然皆称自己是孩子的母亲,那么就来比一比吧。本官现命人将孩子放置在圈内,你们二人各自拉孩子的一个手臂,谁先将孩子拉到圈外,谁就赢了。”

????二妇一听,皆花容失色。无奈大人之命不可违背,于是,便只好乖乖照做了。

????鲍公本来觉得自己刚才真是派头十足,又一想到二人一会儿就会像戏文里那样,真正的生母会不忍心自动放手,他就可以一副勘破了一切一样宣判,别提有多威风!可谁知,事实却令人大跌眼镜!

????起初,二妇皆听命开始拉扯灰阑中的孩子,不一会儿,孩子就因为受到了惊吓而放声大哭,二人也像约定好的一般,齐齐撒手,纷纷哭诉道:“鲍大人,民妇不忍啊!”

????鲍公顿时傻眼!孩子的啼哭声,妇人的哭泣声,声声入耳,顿时,堂上一片混乱……

????眼看无他法,鲍公只能在一旁张大人的指引下先退了堂,暂判容后再审。

????到了后堂,鲍公满腹疑惑,烦恼地走来走去。这二人怎就像说好似的都放手了呢?

????“大人可在为刚才的案子劳心?”随之而来的下属张大人见鲍公急躁地转来转去,忙上前询问道。

????鲍公不答,只是皱着眉头,并不看他。

????张大人见此立刻回答说:“鲍大人刚才的灰阑计使得妙绝!”

????鲍公一听,立马斜睨着他,说道:“何以见得?”

????张大人见自己刚才的一番话起了作用,连忙答道:“鲍大人将这二妇的祸心可是试探得一清二楚。”

????“哦?”

????“大人有所不知。这大浑家周氏可是素有贤德之名,对待下人和妾婢端是和善,马员外很是尊敬。而周氏长久未生子,迫于无奈,马员外才纳了柳氏为妾,原是约定生子后便给与钱财遣散出门。可不曾想,二人竟然同时怀孕,同天产子,却只有一男婴存活。而那柳氏也在这之后被遣散出门。”

????“如此说来,这孩子定是那妾柳氏的!这案子又何须多判?”鲍公一听,立马跳脚。好家伙,把本官当猴耍!

????“大人切勿动怒!此事还另有隐情。下官已经向下县的县尹核实,但并未证实,此事涉及大户人家的腌臢之事,不得详查。但是下县县尹李大人又向下官透露,这妾柳氏原就是一个腌臢泼妇,男人的吃喝嫖赌她是学着个十成十,不多久将卖子得来的钱银都花光了。在马家其他子弟的挑唆之下,又打起了那孩子遗产的主意,这才有了这么一出。”

????原来都是居心叵测的妇人!唉!真是苦了孩子。鲍公听闻后,心里不禁感慨,开始同情起了这个小小的无辜幼子。几番思量之后,又有了新的计较。当下便命人重新开堂审理,不过依然不忘叫人重新画好之前被弄坏的圈。

????“啪——”又是一声惊堂木,满堂敛容。

????鲍公神色肃穆,声音高亢,对着大浑家周氏说道:“大胆犯妇周氏,妾柳氏向本官状告,你身为主母,不顾自己贞节名声,抢夺他人孩儿,你可认罪?”

????周氏一听,顿时脸色煞白,却依然强装镇定,回答道:“民妇自认宽于待人,大公无私,素有好名声。怎会做出此等违背常伦之事?民妇不认!大人勿听贱婢污蔑,恳请秉公处理!”周氏说完,面色泰然,颇有大气凛然之势。

????鲍公不理,又对妾柳氏说道:“贱婢柳氏,本官听闻说你平日里吃喝豪赌,不守规矩,你主母良善,只将你赶出府。而你今日却反告周氏,本官疑你有诬告报复,你可认罪?”

????柳氏本来见鲍公一开始就审问周氏,本是窃喜不已,脸上早已止不住的狞笑。忽听得鲍公将矛头指向自己,一口气一下子没有顺过来,只是不停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急得满头大汗,又不能言语,样子狼狈不堪。良久,才顺好气,哭诉道:“哇——妾身冤枉!就算给妾身再大的胆子,妾身也不敢啊!那周氏真的是歹毒阴狠,抢了妾身的孩儿啊!可怜我的孩儿啊!骨肉分离啊!我还不曾抱过他啊!”

????一时之间,公堂上都是柳氏的哭泣声。

????“啪——”鲍公只好又拍惊堂木,喝到:“肃静!”柳氏立马止住了哭声。于是,包公接着说道:“再者,你若真为孩子的生母,就该为孩子的未来着想。本朝规定,只有嫡子可以继承全部家产。你若成了孩子的母亲,这孩子将不能继承马员外全部财产,这样你岂不是罔顾孩子的前途?世间真的会有这样的母亲?”

????柳氏听闻,蹙着眉,眨巴着眼睛,惊恐地意识到自己的私心已被人查知,不断担惊受怕着,自己是受雇于马家其他亲徒这件事会不会已经拆穿?如此心里斗争,令她一时哑口无言。

????鲍公见此,冷冷一笑说道:“既如此……大浑家周氏,你要证明自己的大公无私。贱妾柳氏,你要证明自己关心孩子的前途。至此,本官决定再让你们两来一次和之前一样的比赛,只是有一点发生变化,你们要将孩子推给对方,谁成功了,谁就是孩子的母亲。你们二人可愿意?”

????此话一出,别说是那二妇,堂上其他人都愣住了,真真是始料未及啊!在一旁做着笔录的张大人却一副拍案叫好的表情,一脸笑意,心想着,这鲍大人还真是包青天再世啊!灰阑计也可以这样使!

????不待二人反应,二人已经被带到草地上。草地上早早地用灰阑画好了圆圈,孩子也独自呆在圈里自顾玩闹。

????不久,比赛就开始了。

????二人分别为了证明自己,都纷纷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将孩子推给对方,一个个都涨红了脸。不一会儿,圆圈里的孩子又因为被弄疼了而哇哇大哭了起来。

????哭声凄惨,弄得人人心慌难受。这时,周氏住手了,她的脸上不知何时也是泪水一片。柳氏见此间隙,立马大力一推,将孩子推进了周氏的怀抱。

????柳氏顿时欣喜若狂,大声欢呼。而周氏却只是抱着孩子,轻轻安抚着,嘴里还不时发出“哦哦”的逗弄孩子的声音,孩子竟然破涕而笑。孩子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响彻满堂。众人都纷纷议论起来。

????周氏看着那样一副场景,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凭她整日只知吃喝玩乐的脑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她却直觉地感觉到,在她把孩子推进周氏怀里的那一刻,她就输了。或许,她早就输了?她早已经卖子求荣过一次了。或许,她从未赢过?她直到这一刻,才真切地感受到,她有一个孩子。她顿时万般后悔,刚才自己只顾求胜而把孩子推给了周氏。

????鲍公判决道:“事实已经很明显。周氏,本官问你,你是否承认你抢夺她人亲子?”

????“犯妇认罪,请大人发落。”周氏抱着孩子,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鲍公有道:“柳氏,本官问你,你是否承认你逐利而忘子?”

????“犯妇知错,请大人发落。”柳氏垂着脑袋,像霜打的茄子一般。

????“如此,本官鉴于孩子的人伦纲常和前途利益:孩子生母为妾柳氏,但其品行不端,恶迹累累。主母周氏抢他人孩儿,但其品行端正,照顾且爱护孩子多年,虽非亲生,胜似亲生,其母子深情诸位都深有体会。本官宣判,孩子由主母周氏抚养,但周氏要服相应刑罚,为欺瞒本官的罪过。自此,此子为马家之嫡子,成年后享家产继承。”

????鲍公又对柳氏说道:“生母柳氏,为了孩子的前途,你也会自动放弃的吧?”

????此时的柳氏并没有什么激愤的神情,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看着周氏怀里的孩子。

????判决一出,无人不服。众人都纷纷夸赞鲍公神断灰阑案,真真是包青天再世!至此之后,人人纷纷传颂:“古有包待制智堪灰阑记,今有鲍知州二断灰阑案”。后来,这场官司被李行道所知,为了赞扬鲍公公正无私,李行道特意又写了一出北曲《鲍知州二断灰阑案》。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