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文人李敖在立院

发布时间:2020-03-04 05:07:28 阅读: 来源:清漆厂家

“我已经76岁了,重返‘立法院’的话,没有人年纪比我大了。”8月10日,在亲民党公布首批“立委”提名的记者会上,曾经于2007年告别政坛的李敖正式宣布重出江湖。

特立独行的李敖向来是媒体的焦点。图为2006年李敖参选台北市长时,

面对媒体的质询反问:“你会花200万(新台币)玩假的吗?”图/赖岳忠

“不上街、不拉票、不插旗、不鞭炮,没有传统选举那老套。”2004年,他凭着高知名度以无党籍身份高调当选“立委”;戴面具、拿电棒、喷催泪瓦斯,为阻军购案闯关他曾大闹“立院”;他文笔犀利,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他好战、好斗,不怕犯众怒,曾将朝野224位“立委”一网打尽全告上法院……李敖,这位浪漫不羁的文坛奇人,在政坛上作风大胆出位,令人印象深刻。如今76岁高龄的他再次向政坛吹响冲锋号,令人不禁回想这位政坛老顽童的种种独特行径。

特:不登广告不沿街拉票

在李敖看来,当“立委”“不是我在玩家家酒,是我陪小孩子们玩家家酒,陪玩中有以施教,又好笑又好气,又不愿孤愤自怜,故以玩世出之。”众所周知,李敖是文坛中的奇人,他博闻强记、学贯古今,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写书上百种,有96种被查禁;曾因抨击蒋介石成为政治犯……李敖不是政客,但他却玩上了政治。2000年,他曾代表新党角逐“总统”大位,大胆提出了“十大政见”;2004年,再度出山,在没有政党支持的情况下,凭高知名度当选第6届“区域立委”,开始了李大师玩转“立法院”之旅。

“不设竞选总部,不沿街拉票,不登广告,不用高音喇叭扰民,也没有党派属性。”大师李敖在政坛中特立独行,从他竞选的“另类风格”可见一斑。

在台湾选举不仅要花大把的票子,而且候选人还要懂得和选民博感情,就如李大师所说,“选举的规格,世界性的要亲民,要亲到选民的小孩,还要亲到自己的狗,地区性的也要亲民,台湾流行的是流水席,两手作揖,乃至于下跪,还要赌咒发誓,到庙里斩鸡头,口发毒誓……”但是这些在李大师的眼里都是“浮云”,他 没有竞选总部、不进行电话催票、不拉选票,也不收政治献金。

政治资金的多寡是政党和候选人在竞选中胜出的重要因素,而单靠政党或候选人本身拥有的资产很能难满足竞选活动中的资金需求,因此在选举过程中候选人收受政治献金的现象屡见不鲜,李敖曾说,“看到一张收受超过800万(新台币,下同)以上‘政治献金’的‘立委’名单,其中民进党柯建铭收到6200万,李文忠收到2200万、沈富雄收到1400万、赖士葆收到1700万、吴育升收到2600万、丁守中收到2200万……”但李敖却能在献金横流的台湾政坛中独善其身,他宁愿向“中央信托局”台北分局借200万,卖古瓷碗也不愿接受政治献金。

对于竞选方式,李敖评价为,“我特立独行的选举方式,倒真为人间选举行为别开了生面,我没握过一次手,没开口拜托过一张票,没卖身投靠任何政党或团体,也没挥过一面旗,就轻松当选了——最后一名当选。我开玩笑说:‘李敖功在人间,不当选没天理,但李敖大模大样,不肯放低身段,高票当选也没天理,所以‘吊车尾’选上最后一名,皆大欢喜,是最起码的天理。”

怪:戴面具耍电棒招数频出

“不认六亲,只认正义。不参加婚丧喜庆。不收礼。不做面对面式的选民服务。(李敖认为“面对面式的选民服务太缺乏效率,只接受书面指教、书面检举。特别欢迎大家提供陈水扁伪政府狗官的数据。”)没有什么李‘委员’(‘委员’算老几),只有李大师。”2005年2月1日,新科“立委”李敖走马上任,旋即在办公室门口贴上“李敖的四不一没有”,其特立独行在问政过程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个人独霸、一人而敌一党敌数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唯我李敖当之。”在“立法院”,李敖不是与某位“立委”抬杠,而是不惧与“立法院”抬杠,甚至因不满“立法院”未征询他的意见通过“反反分裂国家法”,状告除了自己以外的224位“立委”滥权和渎职。李敖在“立法院”的利器,一是“反对”,二是“嘲弄”,阻绝一切他认为不合理的事,嘲讽的不是“先知自己,讽的是其他鬼‘立委’”。

在担任“立委”期间,李敖反的最多的就是军购案。当时民进党当局“行政院”提出了价值6108亿元的对美军购案,为了阻挠军购案的顺利通过,李大师在“立法院”上演了一出出搞怪大戏。

2005年3月17日,李敖在“程序委员会”质询台湾当局“国防部长”李杰时,拿出狗链、亮出小刀,讥讽台湾是美国的看门狗却要自费购买武器,要求李杰率台军将领自宫以“明志”。2006年10月24日,为了阻挠“程序委员会”将军购案排入议程,李敖要求上台发言后,戴上电影《V怪客》主角面具和防毒面罩合成的面具,在台上耍弄电击棒,还拿出防狼喷雾器在会场上猛喷催泪瓦斯,呛得蓝绿“立委”眼泪直流。对于这种行为,李敖说,“我的方法就是焦土政策。我老了,我跟你们玩命!”“这叫不是猛龙不过江!”并预告下次会带臭鼬等来闹场,“我不是那么好惹的人,我现在是恐怖分子,不是大师!”受李敖的“闹剧”影响,军购案无法进入原定的“院会”议程。

李敖在当选之初就给自己的身份定调为“一个使官不聊生的李敖”,他说,“如何宰掉他们,如何把他们扳倒,如何用问政方式消灭他们,如何让他们哑口无言,如何使他们带着厚脸皮辞职,这些都是技术问题。”因此李大师不出招则已,一出惊人,这些怪招,不仅使“立委”同事难堪,更使形形色色的官员“为难”。

玩转“立院”,李敖则认为自己在“立院”最大的功德是:一是拆穿军购案的内幕;二是揭发从国民党当局到民进党当局的连续性“媚美”和台湾人的“贱种”性格;三是点破做看门狗还要自己买骨头的荒谬;四是提醒这样发展自欺自慰于先、自耗自毁于后。

玄:选“立委”选“总统”尚无定论

2007年在第七届“立委”选举登记的最后一天,李敖宣布退出政坛,他说,“政治根本对我是个游戏。台湾值得关心,不值得我李敖72岁了,再花我的未来的不只青春,我的老年去关心。”然而李敖并没有像当初讲的那样,“重重地我走了,正如我重重地来。我挥一挥衣袖,带走了全部云彩。”在离开政坛4年之后,他又卷土重来。

与2004年不同的是,李大师不再孤军奋战,而是高呼“勾结”宋楚瑜在“立院”组建党团,与蓝绿阵营对抗。对于披橘袍上战场的原因,李敖曾感慨说,“同样是‘立委’,可是我无党无派,所以权力最小,就带了瓦斯进去,朝反对者身上喷去!”于是他决定通过亲民党壮大自己的当“立委”的权力。

其实,除了政治利益之外,李宋两人也有私交。“宋楚瑜本是我的敌人,多次被我为文抨击,其在党外时代被谥为‘大内高手’,这个外号就是我起的。他的一生,在‘省长’任上表现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国民党大员知过能改,改而能洗心革面的惟一一人。”在2000年,李敖虽是新党“大选”候选人,后来却公开挺宋楚瑜。宋楚瑜败选后,感念李敖相挺,曾托人赠款500万元新台币,但被李敖婉拒了。2006年台北市长选举,宋楚瑜落败后,李敖还连写了两封鼓励宋楚瑜的信。另外,李敖认为在挡军购方面,宋楚瑜有前功。当国民党反对态度因美方压力而软化时,李敖则与亲民党合作推迟了军购案的进程。

重出江湖的李敖信心满满,“等我出手时,都要是重拳,没有轻拳!我可是很嚣张的老人家!”但是对此也有人怀疑,“大师老矣,尚能胜否?”台湾资深媒体人刘益宏表示,选举时不设总部、不挂旗帜、不摸小狗和不抱小孩,凭李敖的名气就能选上的时代已经过了,“立委”选举重在长期服务选民,经营基层,因此大胆分析“不会当选”,若当选将赔他100万。

李大师再次参选“立委”看似铁板钉钉,实则不然。近日,李敖再次力挺宋楚瑜选“总统”,甚至放话,“如果宋楚瑜在‘总统’选举中缺席,我就可能进场!”“若宋楚瑜不选,我就选!”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李大师再明白不过了,而他却在重出江湖之际,给大家放了颗烟雾弹,令人不禁感慨李大师不愧是个政治玩家!

选“立委”还是“总统”,目前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师的“搅局”,会让2012更好看更好玩!

链接:

李敖评“立委”同事

钟荣吉:“立法院副院长”(2004—2008年),资历完整,他做过“监察委员”、国民党中央社会工作会主任、国民党“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国民党副秘书长、“行政院政务委员”、亲民党秘书长。他的办公厅在我楼上。在得知我嫌楼下洗手间人多、老是偷偷上楼用他的洗手间的时候,特别贴了条子欢迎我,其细腻有如此者。有一次我在议场公然用拐杖敲桌大骂“你和你的王金平”的时候,他脾气真好,响应说:“李‘委员’息怒。”台湾蔬菜短缺时,他特别拿了600元的家乡蔬菜送我,为人老到至此。

吴成典:金门人,曾任新党副秘书长。我早在代表新党选所谓“总统”时就认识他,非常好的一个人。他一直鼓动我“小三通”去厦门。他听说厦门大学给出两个终身级的名誉教授,一个给我,一个给李远哲,更鼓动我“小三通”。他知道我不喜欢坐飞机,乃说包在他身上,一路坐船到厦门,且愿全程陪同。我说:“上次去北京,陈文茜问我怎么克服怕坐飞机的,我说一上飞机就东张西望,找个漂亮的空中小姐锁定。一有三长两短,就抱住她,与美女同归于尽。陈文茜问,那时候乱哄哄的,还来得及抱吗?我说,抱还来得及,脱衣服来不及了。”吴成典听了大笑,说:“还是坐船好,船沉得比较慢。”

江丙坤:曾任“经济部部长”、“经建会主任委员”、财团法人政策研究基金会副董事长兼执行长、“立法院副院长”、国民党副主席。不分区“立委”中,顾崇廉死后,他年纪最大;区域“立委”中,我年纪最大。他是“立法院”中惟一年纪大于我的。我跟他说:“跟我们同年龄、1935年出生的,有一个老妖怪,叫蔡同荣,还割双眼皮呢,你要不要割?”他逊谢而去,此公属老贼级,极能干,国民党之循吏也。

柯俊雄:电影皇帝,最佳男主角,最会演戏。在“立法院”坐我旁边,本来老友,更熟上加熟。两人可以说粗话、骂大街。表决时,我懒得动,由他代我按按钮。有时给他一点问政资料,像杜正胜儿子的兵役问题等等,都是我告诉他的。此公对人类表情观察入微。我问他演曹操谁演得好,他说他演得好。我问为什么,他说内地演员演舞台剧出身,眼神赶不上演电影出身的他。其言甚逗。这老×长得相貌堂堂,“立法院”中第一雄男也。

(责编:甘丽红)

小火锅回转设备

hi5

急速速递

社会责任认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