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2015年全球农化市场大数据分析刺李子

发布时间:2020-10-17 17:02:03 阅读: 来源:清漆厂家

2015年,尽管全球农业行业整体呈现下行趋势,但是该年度各大农化公司在整个产业链内的投资和扩张却还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其活动主要包括工厂投建、渠道扩张、以及合作研发的进一步推进。所涉领域涵盖植保、新肥、种子、农产品等。在下文中,AgroPages世界农化网汇总整理了2015年Top6农化企业的所有投资和合作活动,通过系统地回顾巨头公司在这一年的投资活动,希望能帮助大家了解他们在面对这一轮经济颓势下是如何为业绩的持续增长做好准备。

纵观2015年全球农化行业公司的投资及合作案例,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公司在农业全产业链的规划和布局越发清晰。农业全产业链是一种纵向多元化和横向一体化有机结合的农业产业化创新经营模式, 2015年各大农化巨头除了继续在研发,生产和渠道等方面进行着一体化合作,更是继续在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投资扩张, 以期在更大的舞台上享有更多的话语权。

在作物保护方面,2015年跨国公司在生产制造方面的扩张, 以孟山都计划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麦草畏工厂,拜耳宣布欲投资5000万美元扩建位于美国马斯基根的Liberty?(活性成分:草铵膦)生产设施为代表和风向标, 包括中国和印度的农化公司都有扩大草铵膦和麦草畏产能的动作和计划。而在渠道方面,孟山都的Roundup Ready PLUS?作物解决方案平台,整合了包括富美实、住友化学及ADAMA等多家公司的产品;先正达利用自身的渠道优势,在南美地区的智利、墨西哥及阿根廷分销Stockton集团的生物杀菌剂Timorex Gold,这些举措,在丰富跨国公司的植保产品线的同时,也为中小企业开启了渠道共享和合作之门。此外,拜耳作物科学与谷物研发公司(GRDC)合作开发杂草防治创新解决方案,则是代表研发主体进行优势互补的成功案例。

在作物营养方面,日本住友商事在法国从世科姆奥克松集团收购了一家特殊肥料公司,从而实现了快速进入特种肥领域的扩张。而一些跨国公司围绕提高作物产量的目的,开展跟一些新型肥料公司的合作,以多元化的产品帮助农民增加收益。 先正达和阿根廷肥料公司Crinigan达成合作,以提高小麦产量;拜耳作物科学与Elemental Enzymes达成技术合作来提高作物产量。

种子在农业投入品中的重要性,同样吸引着各大农化公司继续在此领域的投资与合作。拜耳作物科学在北美,开放小麦、大豆、棉花等作物的育种及性状开发中心,扩建油菜种子处理工厂;在欧洲,开放油菜种子加工厂及扩建小麦培育中心;在印度启动蔬菜种子研发中心;在印度尼西亚和南非开设两家新的SeedGrowth中心。先正达与全球知名的种子公司KWS和利马格兰达成玉米性状许可合作,藉此来整合外部优势资源或扩大销售渠道;孟山都与KWS合作开发可耐草甘膦、草铵膦及麦草畏的新甜菜品种; 陶氏益农公司与Arcadia生物科学公司及Bioceres公司将合作开发和推广创新性状大豆品种;与中国农科院合作研发水稻品种等。

此外,在作物种植及管理环节,孟山都与杜邦继续引领精准农业之发展,以跟种植相关的农业大数据为支撑,2015年开展了一系列跟先进的农业机械,农业技术,农业服务公司的合作,从而帮助种植者提高产量以及利润率。而在农产品环节进行积极布局的公司非拜耳莫属, 2015年拜耳作物科学与福瑞特建立食品链合作,提升欧洲马铃薯种植可持续性生产; 联合桑坦德银行、联合利华和雅苒等四大集团推出RTRS项目, 促进巴西大豆产业链的发展。

就目前来看,依靠一个平台或者一家公司很难实现对未来农业的综合服务。那就需要企业能够着眼整个产业链,在加大自身投资的同时,发挥多方优势,在产业链内部进行分工合作,实现企业利润最大化的同时,进而推动整个农业产业链的可持续发展。

并购潮波及更多主体

2015年全球农化品销售额下降8.5%,降幅创20年之最,全球农化行业的发展下行到“冰点地带”。在此行业发展背景下,农化企业再掀兼并重组浪潮,试图通过抱团取暖来抵御市场“寒冬”。继2014年第二梯队FMCPSP及ADAMA发起系列收购案之后,2015年的并购主体蔓延到第一梯队的六大农化巨头。2015年12月,杜邦公司和陶氏化学公司已经宣布合并, 并将最终分拆为三家公司;中国化工集团与孟山都对先正达的竞购还在协商之中,虽然目前并没有终尘埃落定,但它预示着大型农化公司的兼并重组将会愈加频繁。

不利的市场局势让处于供应链下游的分销商也难逃业绩下滑的魔咒。以美国分销商为例,受农产品价格下降、农民财政缩紧以及玉米种植面积缩减等不利因素影响,2015年美国农药的分销总额同比下降了3.5%。为寻求业务的扩张和业绩的增长,包括美国Winfield在内的农化分销商也开启了并购模式,涉及对零售渠道的并购,以及对种子农药业务的收购等。

作为农化行业的服务提供商,2015年合同研究组织(CRO公司)也进行了一系列的兼并重组。2015年6月,亨廷顿生命科学公司(HLS)和Harlan实验室宣布合并,新公司名为Envigo,合并后的公司销售额接近5亿美元,将成为植保及化学品工业领域最大的研发服务供应商,研究模型及服务领域第二大的供应商及临床前期医药开发领域第三大的供应商。其他的CRO公司,如Eurofins、Staphyt、SynTech及Mérieux NutriSciences等均发起了不同规模的收购。一系列的并购,推动着这个产业的研发,创新和服务的升级。

回顾近两年的并购重组浪潮,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诠释着“大者恒大,强者恒强,弱者淘汰”的命运。随着行业资源的高度集中,势必会加剧中小型企业的优胜劣汰,预计2016年市场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合并企业的技术优势和规模效应将更加凸显。并购浪潮下,中小型企业的生存问题值得人们深思!

业务剥离带来新的机会

在进行战略收购的同时,将主营业务重组,同时剥离掉一些经营业绩不佳的边缘业务,重点发力公司的核心业务和产品,持续推动公司的盈利能力,也已成为行业整合的趋势。

2015年进行相关业务剥离最为活跃的当属陶氏。1年内,它陆续将其采后特殊化学品业务AgroFresh,熏蒸剂业务Vikane和Profume,其它一些除草剂业务和资产通过出售的方式剥离,公司声称截止到2016年年中,公司计划从剥离业务中获得70亿美元至85亿美元的收入;杜邦也曾表示,“将部分业务剥离,是其业绩增长策略的一部分,公司将进一步专注新产品,驱动目前乃至长远的盈利增长。”

在收购科麦农之后,2015年富美实也提出调整其巴西业务运营,加速对科麦农的业务整合,尤其是加强重构公司产品组合,更加专注于高利润率、差异化的专利产品,剔除低利润的产品销售,其中就包括将巴西的非专利农化品子公司Consagro Agroquimica出售给Albaugh公司。

2015年8月,先正达在拒绝孟山都的收购邀约之后,宣布计划剥离其花卉及蔬菜种子业务,出售荷兰恩克赫伊森业务部门,来进一步增强其核心业务的竞争优势。

对于上述业务和资产的受让方而言,同一事件则具有不同的意义。因市场定位不同,这些业务也许恰恰能契合公司业务增长的需求,如Albaugh对富美实巴西子公司Consagro的收购,使其产品组合得到极大的补充,加快了其在巴西的发展;针对Gowan对陶氏益农全球二硝基苯胺(DNA)除草剂资产的收购,Gowan集团首席执行官 Juli Jessen评论说:“DNA除草剂产品线对我们在加拿大和欧洲的业务来说尤其重要,在那里我们一直在努力拓展除草剂组合的用途,此次收购可以让我们继续开发及运营DNA除草剂在蔬菜和草坪等领域内的业务。

随着全球农化行业兼并重组的进一步推进,未来边缘业务及交叉业务的剥离也将成为行业整合的主旋律,这会给另一些企业的发展和扩张带来新的机会。

以上内容仅供大家参考了解,更多最新三农资讯、农药使用技术及农业技术支持欢迎至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查看。

ib考试

ib数学

ib辅导

ap和ib课程的区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