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泸州冰雪中的巡山护林人0《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08:29 阅读: 来源:清漆厂家

“水开了,煮面了。”早上七点,国营叙永县大安林场五桐洞工区主任任树林在楼下嚷着。

工友们陆续来到厨房,煮好面条后,坐在灶台边吃面。“五桐洞工区只有五人,但要看护4700多亩林子。”任树林说。

据悉,大安林场始建于1957年,林场下设十二个营林区,现有职员工270人(含退休)。林地面积6万多亩,全国林业500强企业,是四川省重点商品用材林基地之一,主要从事森林培育、保护、经营和科学试验,森林资源极为丰富。

国营叙永县大安林场,屹立在川滇黔边缘的山巅。

大安林场人,用青春守护着山巅林木和草地,数十年如一日,伴随着万顷森林茁壮成长,输送出一批又一批的优质原木到各行业建设中。

12月21日,记者走进大安林场五桐洞工区,跟随工区巡护人员,参与一天普通的护林冬巡,体验大安林场人的巡护生活。

一把弯刀一条狗 巡护工人常年的伴侣

泸州市国营叙永县大安林场五桐洞工区 工人在林区进行巡山

吃过面条,工人换上防水胶鞋,拿出寝室内的护林弯刀,唤着林场里名叫“赖皮”的狗便上路了。“工区每个人都有迷路的经历,带着一条狗,出了问题,狗能跑回工区‘报信’。”任树林说。

弯刀可以为巡山工人开路,狗却是巡山护林工人不可多得的陪伴者。

任树林,现年55岁,1979年到黑龙江瑷珲县(今黑河市)参军服役,亲眼目睹了大兴安岭火灾。1992年退役回来的任树林来到大安林场,先后在玉皇观、大洪山、广木等工区参加林区管护巡防。

脚踩在地面上,嚓嚓声不断传来,记者只得把相机挂到胸前,把手揣进口袋。

走了一小时的山路,冬天寒意已经被“驱散”。 路过黄泥乡三溪村8社(小地名:背夹石),巡护人员都停下来了,说要歇歇脚。

“老人家,天气又降温了,还有柴禾没得?”屋檐下坐着一位老人,巡护工人向老人问道。“前几天才来了,你们今天又要上山啊?”

后来获悉,这名85岁高龄的老人叫何萱芝,儿女都已经搬出深山进城了,巡护工人每次到这里都歇歇脚,看看老人家。

杂草丛生 巡护工人迷失在熟悉的“道路”

冰凌压断了枯树 林区道路异常难走

从何萱芝老人家出来,林区的道路越来越难走,甚至根本就没有路。

巡山护林不是游山玩水,除了艰苦,还时常伴随着危险。“巡山护林的路其实不是路,只是靠老护林员的记忆走出的‘路’,于是迷路便是家常便饭的事。”1993年退伍进山的巡护工人周继彬说。

“冰凌子太厚,今天先去看看秧子苗(幼苗育苗基地)怎么样了。”任树林和工人们商量着。于是巡护人员绕道来到苗圃基地,为苗圃拔拔草,敲掉秧苗上厚重的冰凌。“工区工人除了巡山护林,还得为‘低改林’培育幼苗。”

2009年夏天,周继彬在自己的管护区梁子上巡山,看到村民的田地间冒烟,马上用电话通知工区值班人的同时并往冒烟处赶。“没想到记忆中的道路已经被蕨苔全部封断,开路肯定来不及,于是绕道,结果这一绕却绕到了晚上……”走在林区的道路上,周继彬讲述着自己的经历。

“2010年眼看要过年了,准备买半个猪与工友们一起吃个年夜饭,于是我到少城寨上面去巡山买肉,当马儿把肉驼到工区时,却进不了门,大雪把工区门都给堵上了……”任树林接着聊着。当聊到这儿时,同行的工友便哈哈地笑了起来,他们是笑周继彬,“工区门前大家都比较熟悉,结果他去探路的时候却陷到积雪中的涵洞窝子里了,还差点没爬起来。”

工区附近的一草一木大家都很熟悉,大雪覆盖了山梁,连熟悉的工区房附近,也能让工友陷涵洞窝子,何况茫茫的山梁?

雾气湿润了棉被 守护者的信心却愈加坚定

“每天在山头跑,吃不上肉工人们都受不了,现在生活好多了,我们每天都有肉吃。”女护林工王成艳腼腆地告诉记者。

王成艳初中毕业就进入了大安林场玉皇观林区,和山间的林木、雷电、寒风及野兽周旋了27个寒暑,昔日年轻貌美的姑娘已经历练为经验丰富的护林女强人。

刚进入林区的时候,王成艳和每一个年轻人一样带着梦想,带着希望,爬上高高的山巅,劳累的身躯躺在林区的木板床上很快入睡。半夜,驻地木壁外的风声常常把她吵醒,湿冷的棉被让这个年轻的姑娘夜不能寐,靠着数星星熬到天明,起床一看,整个被褥差不多被门缝和瓦砾间透进的雾气湿润,王成艳抱着被褥痛哭了一场后,转身拿着护林工具仍然跟着老工人进了山。

晚上归来,工友们用炭火帮着王成艳把被褥烘烤干燥。油灯下,向王成艳传授山林间劳作时防虫、防蛇的技巧……转眼27年过去了,昔日听别人讲解林区生存之道的小姑娘,已经开始以长者口吻向年轻人讲述经验了。

王成艳说,“最怕冬天下雪,下雪了林区就会断电,断电后电热毯就成了摆设,钻进被窝犹如进入冰窖,根本没办法睡觉。”

汗水早已浇灌了森林,剩下的就是守护山林的勇气和毅力。

寒风冰冻了发丝 护林人用心抚育着幼林成长

中午时分,巡护工人来到分水镇鱼洞村的村民家,“这儿的海拔1560米,原来的巡防驻地被雪压垮了,只有联系到村民家吃饭。”巡护工人已经和村民非常熟悉,任树林帮着往炉灶中添加柴禾,工人们闲聊着等待吃饭。

李晓燕是第二代林区管护人,爷爷在粮食系统工作,父亲却“改行”成了林业人,父亲退休后,李晓燕接过父亲的护林弯刀,用脚步丈量着数一望无际的茫茫林海。

工人李晓燕

“那时父母都在林场,读书无人管,初中毕业进入技校学习,从学校出来就进林场了。”李晓燕相对要健谈些。“那时候没有林区公路啥的,都是走路上山,汗水打湿了衣裳,到达驻地,烧水洗了个头,没想到的是,头发还没干就变成冰块了……想想这么苦的日子咋办哦?当时我哇的一声就哭起了。”

林区都在山巅深谷,山高路险,海拔高气温低,冬天洗衣服洗澡就成了最困难的问题,热水将衣服洗刷干净,挂到屋檐下便成冰块,只能等着慢慢的晾,否则衣服都会被折断的。

冬天冰雪封山,过往的车辆特别少。“2008年大雪封山,轮到我休息的时候,早上8点开始在路口等车,等到下午4点都还没坐到车,5点后这条路上基本就没有车过了。”李晓燕告诉记者。

木屋孤独了山林 林场人长夜寂寞油灯作伴

寒风摇曳着松林,冰凌肆虐着大地。守护点的发电机还没有运到,油灯在风雪中根本不能点亮,吴跃富反复尝试了几次,最后无奈地放下了火柴。

吴跃富已经在玉皇观林区行走了35年,当年刨雪打坑亲手种下的柳杉,现在伸开双臂都已经抱不完了,每天值守在防护点上,防止盗伐、偷猎和制止有人带火种进山。

“山上一年半载都碰不到一个人,唯有床头那只狗每天陪伴左右,只要不是盗伐和偷猎者,进山的都是朋友。”吴跃富说道。

山蜂,威胁着进山的每一个林场人;野兽,总在夜晚窥视着守护点;雷电,总在疲惫的熟睡中炸响,惊走林场人的梦呓;冰凌,尘封着解渴的山泉。

“前几天林场内部搞了个演讲,护林工人的梦想居然是开着飞机去护林。虽然大安林场还不能达到坐着飞机去护林,但是林场的护林设备、生活条件都在不断改善,林区公路在慢慢的延伸,卫星电视去年装上了,守护点的发电机也在陆续配送……”回程的路上,国营大安林场党总支书记杨勇介绍道。

杨涛 记者王镜

弑之神破解版

六台宝典资料大全

全民奇迹超级变态版sf

相关阅读